多本小說網 > 農園醫錦 > 第六百六十五章 腹誹不已

第六百六十五章 腹誹不已

        臉面這東西,慶王府有嗎?寵妾滅妻,讓一個妾室掌管著慶王府。慶王府早已成了京中最大的笑話!安雅郡主嘴角勾起一絲冷笑,不過……這一切很快就要結束了!

        跟在君氏身后,目不斜視,一副大家閨秀模樣的顧夜,察覺到安雅郡主的動作,轉眸望過去,悄悄沖她擠了擠眼睛。然后在自己的位置上落了座。

        女席這邊有兩三排席位,承襲了古代的餐飲習慣,每人一張梨花木雕花的矮幾,赴宴人跪坐在一張厚墊子上。前面一排坐的都是家中的長輩,小姑娘們小媳婦們都在后面兩排。

        鎮國公家中就兩位女眷,前排是君氏的位置,顧夜在她身后選了一個矮幾,盤腿坐了下來,馬上引來左右的側目。怎么了?難道她臉上有花?顧夜納悶了一會兒,才在隔壁小姑娘的提醒下,發現其他人都端正地跪坐著。

        來吃頓宮宴,還要罰跪?這不是折磨人嗎?顧夜不甘不愿地調整了一下坐姿,借著裙擺的掩護,屁股著地,解放膝蓋?瓷先ズ孟袷枪蜃,但是坐得比其他人要矮一些。她個頭小,矮一點不應該的嗎?

        隔壁成英公家的小姑娘,看上去年歲跟顧夜差不多,是個活潑愛笑的性子。她眼珠子骨碌碌轉了轉,也學著顧夜的樣子,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和娘親嫂子們來得早,兩只膝蓋都快跪麻了。每次宮宴,都好像罰跪祠堂一樣,折磨死人!即便膝蓋上縫了厚厚的棉墊,也不舒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從鄉下找回來的,果然沒規矩!”顧夜聽到左邊一位粉色襖子的小姑娘,用帕子掩著嘴巴,壓低聲音冷笑著說了句。

        顧夜仔細看了她一眼,好像沒什么交集,聳了聳肩就當沒聽到。狗咬你一口,你總不能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兒,反咬回去吧?她心中很是納悶,明明不相識,干嘛對她有敵意?難道她是招人恨體質?

        捕捉到一道朝她看過來的目光,她順著目光瞧過去,卻看到俊美如芝蘭般的寧東辰,笑得一臉燦爛,朝著她做拱手狀。他身邊不遠處,京城雙杰中的另一位邵子言,也沖她微微頷首。顧夜沖他們倆笑了笑,算是打了招呼。

        身邊的陌生少女,又冷哼一聲道:“招蜂引蝶,勾三搭四,不成體統!”她身邊的一位美艷少婦,輕輕拉了一下她的衣角,被她不耐地甩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顧夜輕輕蹙起了眉,努力回想著,自己是不是在不知道的狀況下,得罪了這位姑娘,才讓她一直針對自己?

        不知什么時候,安雅郡主換到了定安公府上女眷的位置上。定安公府上就來了大夫人和二夫人兩位夫人,府上有沒有小姑娘,身后空了兩張矮幾。安雅郡主不想跟她庶妹相看兩相厭,就湊了過來。

        兩家的位置幾乎是毗鄰的,安雅郡主把矮幾往顧夜旁搬了搬,兩人幾乎并排坐一起了。做完這些,她不無得意地沖顧夜挑眉笑了笑。

        見顧夜臉色不太好,時不時撇向一旁輔國公家的閨秀,便小聲地問道:“怎么了,姓季的破落戶找你麻煩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顧夜把那人多次出言譏諷的事,大略地告訴了安雅郡主。安雅郡主撇撇嘴,道:“別理她!這京中誰不知道她看中了京城雙杰中的邵子言,多次沒臉沒皮地制造偶遇的機會,還頻頻向人家示好。邵公子對她無意,避之如洪水!”

        輔國公和鎮國公同為一品國公,可內里卻相差了十萬八千里。鎮國公實權在握,鮮花著錦,風頭無兩。而輔國公只有個空頭的爵位,子孫文不成武不就,一代不如一代,都淪落到變賣祖產和國公夫人的嫁妝過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輔國公的嫡孫女,是有名的草包美人,大字不識幾個,在閨秀們的詩會中鬧了不少笑話?善,她看中了京中才子——次輔家的邵子言,發誓要嫁給他!

        可這些,跟她有什么關系?自己又沒搶她的心上人!顧夜撇撇嘴,小聲地嘀咕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沒有關系?”安雅郡主想起前陣子的傳聞,抿嘴樂了,“秋日里,你在溫泉莊子的后山上,不是救下一群被野豬攻擊的文人嗎?次輔夫人為了答謝你仗義相救,不是拎了禮物登門拜會嗎?外面傳成了次輔夫人看中了你,想把你聘給邵公子當媳婦兒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夠無聊的!寧公子也曾登門致謝呢,難道也是向本姑娘求親的?”顧夜皺了皺小鼻子。京中內宅的人,娛樂生活就是太單調了,才會這么熱衷于傳別人的八卦和緋聞?昭▉盹L的事兒,也能傳得跟真的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安雅郡主沖她做了個“被你說中了”的表情,顧夜只覺得天雷滾滾。她何德何能,讓京中雙杰雙雙青睞?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這算不算無妄之災?”顧夜表示自己很無辜的躺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誰讓你救的人,都這么優秀呢?”安雅郡主做出嫉妒臉。京中雙杰也就罷了,隱珍閣閣主、慶豐樓樓主,最厲害的是撿到一只忠犬王爺,只對她一個人好的那種!她哪里想到,后面是三個身份,是同一人!

        顧夜聳聳肩,捏起桌上一塊點心,咬了一小口,又放了回去。比起知味居和家中顏嬸做的點心,這味道真心不怎么樣!

        安雅郡主把手伸向了堅果,“咔嚓”剝了一個,塞進顧夜的手中,笑道:“宮里的飯菜,只能看看,根本吃不飽。你來之前,就沒用些點心墊墊?”

        顧夜第一次進宮,哪里知道這個?不過,她有萬能作弊器。左右看了看,沒發現其他人的注意,她小心地從荷包里,取出一個小包,里面裹著各式點心——她經常在空間中,放一份點心,以備不時之需。

        安雅郡主眼睛一亮,伸長了胳膊,正要去搶一塊回來。卻聽到莊公公那仿佛被人捏了脖子的公鴨嗓,喊著:“皇上駕到!”“太后娘娘駕到,皇后娘娘駕到——”“太子殿下駕到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百官和女眷們,趕緊站起身相迎。四位全東靈國最尊貴的男女,各自落了座。昭容帝微微一笑,緩緩地抬起手來,道:“今日就當是家宴,隨意些,都坐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謝陛下!”每年都這么說,誰又敢把宮宴當做自己的家宴呢?尤其是小姑娘們,跟對面的俊杰才子們,只隔著數米的距離,維持自己淑女形象還來不及呢,哪能真正隨意呢?

        倒是顧夜,仗著自己個頭小,悄悄往娘親背后挪了挪。她活動活動雙腿,讓自己坐得更舒服些。正在調整坐姿的時候,手中的點心猝不及防之下,被安雅郡主搶走一塊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是她最愛的肉松小貝,上面的肉松工序繁雜,弄了好久才做成的。還有海苔……樊京不臨海,市面上海產品很少——要吃上一塊正宗的肉松小貝,真是難上加難!

        顧夜嘟起嘴吧,怒瞪著安雅郡主這個女強盜——還她的肉松小貝!就在她鼓著腮幫子,瞪著眼睛,像只氣哼哼的小青蛙時,她發現眾人的目光,為什么都集中在她的身上?

        顧夜一腦門問號時?昭容帝又耐心地問了句:“小葉兒,誰惹你不開心了?這嘴都快能掛油瓶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皇上,臣女跟你熟嗎?誰允許你叫本姑娘“小葉兒”了?本姑娘開不開心,關你這老頭子什么事兒?你能不能別在這樣的場合上cue本姑娘。本姑娘不想成為全場的焦點!

        這是顧夜心中的os?墒,當著群臣和家眷的面兒,她不能不給皇上面子,只好拉長著一張臉,不高興地道:“她搶了我的點心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?什么點心,竟然引得小葉兒如此青睞?喜歡的話,讓御廚房再多給你做幾份帶上便是!”昭容帝就像一位和藹的長輩,很有耐心地安慰鬧脾氣的小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回皇上,不是宮里的點心,是葉兒妹妹自帶的!葉兒妹妹家的廚娘可厲害了,做出的點心,知味居都比不上!”安雅郡主咽下口中的點心,笑嘻嘻地插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?葉兒這是擔心宮里的食物不合口味,所以自帶點心進宮?”昭容帝似笑非笑地看著顧夜。

        安雅郡主捂住了嘴巴,她好像說錯話了,怎么辦?

        顧夜卻不慌不忙地坐直了身子,笑著道:“臣女流落民間之時,生活困苦傷了脾胃,醫仙師伯叮囑我,要少食多餐。正餐的時候不能多吃,容易餓,所以養成了隨身帶些小點心充饑的習慣!

        本姑娘是因為什么流落在外的?老皇帝你心里沒數嗎?這皇宮中又沒有明文禁止說,不讓自帶食物。本姑娘就是帶了,又能如何?

        昭容帝心中小小地尷尬了一下,又轉而對鎮國公道:“朕聽說,卿家府中的廚娘,手藝堪稱一絕。就連慶豐樓的廚子,都要對其高看一眼。改天,讓她進宮來指點指點御廚們。免得這宮宴上的點心和食物,讓人嫌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皇上,傳言言過其實了。不過是因為小女嘴巴太挑,為了能讓她多用些飯食,廚娘才挖空了心思去準備。只不過是一些小巧思而已,比不得御廚們的本事!”鎮國公謹慎地道。

  http://www.fjfbbl.live/book/53495/28150101.html

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www.fjfbbl.live。多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duoben.net
一头一码中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