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本小說網 > 醫國高手 > 第一百八十七章 救命稻草

第一百八十七章 救命稻草

        佟養甲被楊赤的刀抵住后心,跪在地上一動不敢動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過,這不妨礙他透過欄桿的空隙觀看禁軍和叛軍的戰斗。

        本來他以為,楊洪富這一總人馬,怎么也能攻進鎮海樓。就算有百人侍衛和百人禁軍又如何?能抵擋住一總人馬的攻擊?更何況人人手里有手榴彈這種利器呢?

        可只看了一眼,他就明白,自己徹底是落入觳中了,叛軍必敗無疑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見叛軍攻到院門口,一個個把手里的手榴彈投向院門,可是,只聽到“呯呯”砸門之聲不絕,卻沒有聽到爆炸之聲,更沒有見到院門被炸得粉碎的情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,明白了,原來,叛軍手里的手榴彈都是臭彈啊!辟○B甲再想到陳子壯剛才所奏“今日剛剛給三千營更換了裝備”的話,他還有什么不明白的?

        與之相反的,在院墻、房頂上的禁軍,把手榴彈一顆顆扔向叛軍,“轟轟轟”之聲傳來,叛軍被炸得血肉橫飛,東倒西歪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僅佟養甲呆住了,楊洪富也呆住了,見士兵被炸得膽戰心寒,面如土色,畏懼不敢上前,連忙下令:“射箭!射箭!”

        叛軍士兵聞令,紛紛退后抽出箭支,往禁軍射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啪啪啪……”楊洪富沒有見到萬箭齊發的場面,卻聽到了弦斷弓折的聲音,連忙細看,卻見士兵手里都拿著折了一半的弓在發愣。

        楊洪富不由氣苦:“奶奶個熊的,不帶這么坑人的吧!

        “殺!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這時,楊洪富見數千禁軍已經逼了上來,左有陳仕豪,右有楊元,禁軍個個手里執弓搭箭,腰間挎刀。而自己這邊,人人手里拿著半張弓,腰里挎著十數枚臭手榴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這仗還怎么打?不等著挨宰嗎?”楊洪富看到此景,頓覺心灰。

        事實上確實如此,禁軍根本沒用手榴彈,邁著齊整的步伐,遠遠逼了上來。

        叛軍亂作一團,有的困獸猶斗,手拿炸不響的手榴彈奮力抵抗,有的自作聰明,跪地投降。

        明軍向來有不殺降的傳統,他們認為,只要投降,就能保住性命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他們忘了,這算是弒君大罪,哪能容你活命?

        “辜恩反叛,殺無赦!”

        禁軍齊聲高喊著,根本不予理睬。就聽就見箭矢齊飛,刀光閃亮,反抗的叛軍一個個被射死,跪地投降企圖免死的被一刀一個砍翻在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反正也是死,拼一個夠本,拼一雙賺一個,拼了!”楊洪富自知今日有死無生,把牙一咬,心一橫,帶領親兵持刀往院門沖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剛沖到門前,就見院門“嘩啦”打開,李元胤全副武裝、白興光著膀子各率一隊禁軍和一隊侍衛沖出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……”楊洪富大叫一聲,迎著白興沖了上去,手中刀一舉,照白興頭上就砍。

        卻見白興不避不閃,一個箭步欺近身來,手中刀直刺楊洪富心口。

        白興的速度很快,楊洪富的刀還沒有落下,白興的刀就刺進楊洪富的心口,手腕用力一擰,然后一抽,楊洪富心口洞開,鮮血狂噴,噴了白興一臉,隨后“咕咚”一聲,楊洪富尸首落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呸!”白興啐了一口,一抹臉上的鮮血,一言不發,殺進叛軍陣中。

        那邊李元胤也不甘示弱,白興殺了楊洪富,他就已經連殺三人,盜甲上也是血跡斑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殺!”

        兩人就像猛虎一樣闖進叛軍陣中,不管降不降,見人就殺。

        兩人暗中較開了勁,似乎看誰殺得人更多。

        主將如此,禁軍和侍衛人人奮勇爭先,不肯落后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前后不到半個時辰,一千叛軍被屠戮殆盡。

        演武場成了修羅地獄,尸橫遍地,血流成河,血腥氣被南風一吹,直沖鼻翼。

        別人還好說,從未上過戰場的錢謙益親眼目睹了這場殘忍的屠殺,體味著朱由榔對反叛者的狠辣,心驚膽顫,早就搖搖欲倒,再被一陣陣血腥味一沖,再也忍不住,連忙跑到一邊,伏在地上大聲嘔吐起來。

        接連吐了好一陣,錢謙益感覺好像連膽汁都快吐出來了,才感覺好一點。

        站起身來,早有一名士兵捧了一杯水上來伺候,錢謙益趕緊接過來,漱了漱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受之,你畢竟是個文人啊,見不得血腥,看來,你想做大事也是很難啊!敝煊衫苿e有意味地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是是,陛下,臣乃無用文人,風花雪月吟詩作賦、甚或坐而論道紙上談兵還勉強可行,別說動刀動槍了,目睹殺人都心驚膽顫,手軟腿麻,的確做不得大事!卞X謙益連忙躬身作答。

        佟養甲目睹叛軍全體被殺,雖斷定皇上早就知曉了自己是幕后之人,不過,他還心存僥幸,以為可以把所有罪責都推到楊洪富身上,自己只認個“失察”之罪,死無對證,應當不會斃命。

        同時,佟養甲對錢謙益的身份產生了巨大的懷疑,認為他很有可能就是那個“神秘人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因為,他發現,自始至終皇上和陳子壯、黃宗羲都是云淡風輕,面對三千營的突然作亂,三人根本沒有任何擔憂害怕,更沒有任何驚惶失措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錢謙益卻是相反,兵變開始他沒有多少驚愕,神色間卻是掩飾不住的興奮。隨著李元胤現身到叛軍被迅速敉平,他的神色卻有了驚愕、失望和痛苦。

        這說明什么?說明今日這事,朱由榔早有預料,而且陳子壯和黃宗羲都是知情之人,這兩人還參與了其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別的不說,三千營的手榴彈被換成臭彈,弓箭換成紙糊的貨,這一切都是陳子壯一手安排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除此之外,還說明一點,錢謙益并不知情。

        作為文官第一人,軍機大臣次席,這么大的事竟然被隱瞞,這不可疑嗎?

        這根本不是讓他來觀看演武,更像是讓他來看一看反叛者的下場!

        再想到洪承疇給自己的指令,想到那個“神秘人”比自己還要大的官職,再想一想錢謙益的來歷,佟養甲基本認定了,那個同道的“神秘人”,就是錢謙益!

        得出這個結論,佟養甲就好像溺水之人抓到了一棵救命稻草……。

  http://www.fjfbbl.live/book/56800/28150091.html

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www.fjfbbl.live。多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duoben.net
一头一码中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