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本小說網 > 三國重生馬孟起 > 第二五〇章 馬超帶兵攻交趾(十六)

第二五〇章 馬超帶兵攻交趾(十六)

        那樣兒的話,馬超更不可能是怕什么了,真的。對他來說,兗州軍有實力不假,但是就只有他們一方的話,確實是掀不起絕對大的風浪。是,他們能滅了己方?這個不可能,馬超是沒什么怕的。畢竟曹操兗州軍不是北方異族,還不至于說讓馬超如何如何,那是。是,看被防御,馬超同樣兒是覺得他們滅不了己方,可馬超是怕啊,這個沒錯。畢竟北方異族對漢人

        如何,那與兗州軍能一樣兒嗎?并且這個實力的差距,那可大了去了,馬超還不至于說怕實力不如己方的,那是。懼北方異族其實很正常,但是說怕兗州軍,那就開玩笑了,真的。應該說馬超就從來都沒怕過兗州軍,真是?梢哉f涼州軍在大漢三個諸侯中實力第一,也不

        至于說讓他們怕什么。至少兗州軍和江東軍,他們確實,還不至于說讓馬超讓涼州軍怕。那北方異族,確實就是沒辦法了,對方實在是強,馬超不懼別的,可他們來屠戮己方百姓,這個他就沒太好辦法,只能說是盡量保住,那沒錯。兗州軍和江東軍他們不會那么做啊,你

        看以前是以前,現在曹操能讓士卒那么做?所以說馬超對兗州軍對江東軍,對他們確實是沒什么怕的,但是對北方異族,他是有點兒怕了,也正常。你說我天不怕地不怕,這話不太對,難道就真找不到你怕的了?現在可能沒有,那么以后呢,也許真就有了。所以這個也是,暫時的,那都正常。一時間如何,不代表以后肯定也那樣兒,事情還是有所變化的,沒錯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說現在是現在,而以后是以后,那可沒錯,F在不是以后,而以后更不是現在了。涼州軍又一次進攻,不是試探了,直接就正式進攻。全琮確實是擋不住馬岱,這個肯定沒錯,他不如對方,己方人馬更不如涼州軍,那沒辦法。他就想著盡量守住,拖住涼州軍,就比什

        么都好。知道馬超他們是不要九真和日南,那么交趾就是他們的倒數第二站,最后他們是要進攻合浦。南海、蒼梧和郁林都已經丟了,就剩下自己這個交趾和謝旌的合浦,但哪怕就是全琮,他也沒想著己方還能守住多久,那是,這個不要多想了,看看自己,看看己方士卒。

        主力是他們,那沒錯,自己是沒辦法能做到了,還得靠他們才行,自己可不是主力啊,沒錯。全琮都知道自己本來就不如馬岱,而己方士卒更不如涼州軍人馬了,但是卻也得靠他們。是啊,還不因為他們才是主力,自己可不是,那沒錯。對全琮其人來說,他倒是希望自己是,不過顯然,那都沒什么可能。他清楚己方士卒的戰力,所以更希望自己是主力,好歹是能比

        己方士卒強啊,那沒錯。不過顯然,怎么說都是己方士卒是主力,而卻不是自己。有自己沒士卒,自己可擋不住。但是有己方士卒卻沒有自己,這個他們還能抵擋兩日呢,真的。確實啊,這個不得不說,全琮本事是有,可他不如馬岱沒錯。而讓他抵擋幾萬涼州軍,那不是

        開玩笑也差不多了。其人擋住的話,如果他不跑,那么分分鐘就得被咔嚓了,真的。就他老哥兒一個的話,肯定不好使,人多的話,那是能擋住不少時日?删退粋,那么是什么都不要想了,不跑就得被咔嚓啊,沒說的。馬岱和涼州軍士卒他們可真不會管那么多,可以說他們有希望咔嚓全琮的時候,那是絕對會盡全力的,那一點兒沒錯,所以這個也肯定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不過這個也只是想想而已,他們終究是不會得到太大的機會,都知道全琮想跑的話,肯定早就跑了,還能等著他們去擒住其人?所以說也確實沒錯,絕對以他對交趾的了解來說,那肯定也是,那么熟悉跑,不是涼州軍能抓住的。而且顯然,其人不會帶人多撤退,那樣兒目標太大,就只那么幾十個,都多說了,真的。對他來說,還是合浦沒問題,那地方依舊是己

        方的底盤兒,但是怎么走南海,這個是問題。雖說全琮也清楚,那地方的話,就是涼州軍也不會那么嚴格去查,抓自己。但是目標太大的話,這個肯定是要出問題,一點兒沒錯。那么就得說自己要帶著己方士卒,哪怕幾十個,卻也得說小心翼翼去通過南海了,沒錯。不過

        那地方,如何回揚州?確實從南海北上揚州,那是最近的路了,沒說的。自己走合浦走南海,這個也肯定是。合浦和南海,那卻是必須要走的,一點兒沒錯。怎么都得經過南;負P州啊,那是?偛豢赡茏吆B钒,那純屬是開玩笑了,真的。就己方幾十個人,可能那么走?

        所以說這個也是,全琮真心不會走海路,那不光說一樣兒危險,而且速度還慢,一點兒沒錯?梢哉f那絕對是迫不得已,實在是沒辦法了,他才能說選擇那么去走。要不就是他帶的殘兵多,也可以說是那樣兒,那么做了?娠@然,都沒那樣兒情況,就得是他親自帶著幾十殘兵走合浦再走南海,肯定如此啊,那沒錯。對其人來說,帶著幾十人通過涼州軍的一個郡,

        并非就是什么做不到的事兒。對方不是說設卡非要抓住他不可,所以說全琮不認為自己就過不去,真的。如果說涼州軍真防范森嚴,那么自己也許會放棄自己帶著的人馬,可自己總是能跑了的,那沒錯。而對方防范沒那么嚴,這個就得說是自己帶著殘兵跑,那可沒錯啊,

        就是。對他來說,這個事兒就是如此,有著不小的信心過去。要說你讓他一直那么防住涼州軍,顯然全琮做不到。其人也只能說是盡力,那都沒錯。所以這個也是,他能拖住涼州軍多久,真心都不一定,還得看他們江東軍人馬的表現,自然也都包括了他自己,那可沒錯。

        主要就是看這個了,那是。表現不好,早讓人破了城池,就那樣兒。表現好的話,自然是能多拖住涼州軍一兩日,那沒錯。不過全琮也是想到了,前者的話,自己是不要多想,哪有那么容易說就表現好了。而說表現不好,自己只能說是自己表現可以,但是己方士卒……說起來他們戰力不如涼州軍他們,其他地方,除了己方土著士卒是更熟悉交州之外,守城沒錯,

        就真是沒什么優勢了,真的。是,在己方這兒要這么說,怎么守城,這個防御就是優勢,因為有城池為依托,也有那么多的城防,沒錯?梢哉f這些其實都是優勢,那可不就是。不過就是大小,這么多年沒用防御,城防那些是積累了不少,一點兒沒錯,也算是有了用武之

        地啊,確實?梢哉f涼州軍不過來進攻,那么就說交趾這地方的城防,那都不知道要到什么時候才能用到,而且是都用完用沒了?梢哉f除了南邊兒的異族異國過來,那么他們肯定是能用上,可卻用不完啊,那是。而涼州軍一來進攻,那么確實,這個城防不會再剩下,沒錯。和他們戰的時候,總是會消耗沒了的,那是。由此可見,戰況到底是有多激烈,并且絕

        對是大戰啊,可不就是。小規模戰役的話,那不可能,而且真是的話,城防也不可能說消耗就那么快,真的?梢哉f這都是全琮多少年積攢下來的城防了,一點兒沒錯。不是說一朝一夕的,應該說是多年的,那沒錯。所以說這個肯定也是。交州這些個郡,那可以說城防什么的絕對足夠,那是。不過對戰了涼州軍這么多次,可以說絕對是最后都用沒了,可不就是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說在交趾這兒肯定也是,全琮一樣兒會對涼州軍戰的時候用沒了他們的城防,沒錯。就現在來看,可能是沒多少日,城防就徹底沒有了。這個一想也正常,畢竟對方那么多人馬呢,己方本來這個人馬就不如人家多,戰力更是不如人家,就得靠著城防,嚴密防御,那是

        沒錯。所以說這個確實,對全琮來講,己方城防就不要錢那么用,反正確實是多,用完了也挺好,那是。就現在來說,可不就是那樣兒。對兩軍來說,如今不就是這樣兒嗎,那是。對全琮來說,壓力最大,馬岱那邊兒相比之下,他那兒確實是小啊,沒錯,如今就是如此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這如今不過才第二日,全琮依舊是全力防守,在他的帶領下,江東軍士卒確實,總體還算可以。不過哪怕如此,卻依舊是沒防住馬岱,還是讓其人上去了,那是。由此也是看得出來,昨日的話,在涼州軍試探進攻下,全琮也是費了勁了,才說是堪堪防住對方,沒讓馬岱上來,但今日是徹底防不住了,那沒辦法。他倒是不想讓對方上來,可顯然,對方怎么都上得來啊,

        那是。而這個己方卻也防不住,哪怕有那么多城防,可己方士卒的戰力,終究是問題,大問題。所以說人數上不如涼州軍,這個人馬戰力上,更是不如人家,那么還指望什么?確實是指望不了太多,就只能說是“走一步,看一步”了,沒錯。就算是到了全琮那兒,其實也

        都如此,沒錯。指望不上己方太多,就只是盡力了,那是。自己帶著己方士卒,一直就這么拖著涼州軍。全琮明知道基本上己方也堅持不了幾日,可他沒放棄過一點兒半點兒,那都沒有?梢哉f這個肯定是,就得盡力才行,那都不一定能守住多少時日呢,真的,所以這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盡全力,那是沒錯。全琮覺得自己就算是盡全力,那都不一定好使,畢竟要看己方士卒如何,他們是主力啊,而不是自己?刹还茉趺凑f,這個確實,想要守住城池多點兒時日,確實也少不自己的努力,當然了,這個大頭兒還是要看己方士卒的,沒錯。所以說他們最后如何確實也是決定了最后的結果,如果說自己想盡量拖住涼州軍的話,這個自己的表現和己方

        士卒的表現,那卻都是不能缺少的,沒錯。之前凌操父子,蒼梧的宋謙,還有郁林的呂岱,他們可都是,自己表現不錯,而帶著江東軍士卒,他們表現也可以,那是。因此,這個拖住涼州軍,是可以,如果說他們沒那個程度表現好,那么確實,這個就不可以了,可不就是那

        樣兒。還是那話,全琮不指望說和凌操父子兩人比,自己也比不上他們,那沒錯。但是和宋謙還有呂岱,這個自己是可以比較的吧,那沒錯。這個事實也是那樣兒,其人就比宋謙還有呂岱強了那么點兒,可不就是。全琮還年輕,這個也沒錯,至少比他們兩人,那可就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說這個其人想著自己別比宋謙還有呂岱差就好,而如今來看,全琮帶著江東軍表現正常的話,就絕對不會說比宋謙和呂岱差就是了,沒錯。確實,這個你讓他和凌操父子倆比,那么怎么都不好使。還是那話,別說拿全琮和凌操父子倆比了,就比他們隨便一個的話,其實他都不如,前者不如后者啊,那是。所以說也是不錯,全琮也比不上,也不會去和凌操父

        子倆比,他就只是和宋謙還有呂岱比,那是。他也知道,自己盡力了,沒有什么錯誤,這個回到了揚州回了建業,確實是好意思給自己主公交差了。要不然的話,自己有什么臉面?真就是那樣兒,盡力了沒錯誤,自己才算是有臉啊,至少自己沒比宋謙和呂岱差就是了,甚

        至自己是可能比他們強的,沒錯。因此,自己是有什么不好意思的,大家都一樣兒,都沒守住城,都是丟了郡縣,那是。

  http://www.fjfbbl.live/book/8758/28150092.html

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www.fjfbbl.live。多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duoben.net
一头一码中特